你莫非真要大开杀戒不成终于有先天强者_趣彩彩票官网 - 趣彩网彩票 

趣彩彩票官网 - 趣彩网彩票

你莫非真要大开杀戒不成终于有先天强者

 
    “陈天人,不陈真君,陈派主,我听清了,我听清了!”
 
    许多现在还不知陈凡身份的,见堂堂江北修炼者联盟副会长,神境巅峰的楚天啸,面对陈凡如此畏惧,无不惊诧。
 
    ‘这家伙到底是谁?竟然能吓得楚天啸的发抖?’
 
    姜菲菲、吕洋、小萱等都无比震惊望向陈凡,拼命猜测陈凡身份。但楚云此刻已经从楚天啸,乃至‘陈北玄’三个字,想到了什么,霎时浑身巨震,脸色变得苍白。
 
    “既然听明白,那就回答我。”陈凡声音平淡,一步迈出。
 
    但楚天啸直接被吓的啪嗒一屁股坐在地上,根本连话都不敢说一句。其他只要认出陈凡的江北名宿们,无不面如土色,在陈凡的目光下尽数低头,颤抖如小白兔般。
 
    “陈真君,许久不见...”
 
    最终,陈九阳起身,脸上勉强挂着笑容,对陈凡微微一拱手。
 
    陈凡手一挥,如扫走苍蝇般:“此时与你无关,别牵连太极一脉。速速退去吧。”
 
    他视堂堂太极门副掌教,先天地仙的陈九阳,竟然如同一只拦路蚂蚁般,呼扯如晚辈。但陈九阳最终一躬身,竟然真的化作一道华光冲天而去,听话的跑掉了。
 
    高百胜更是恭敬一行礼,就拉着满肚狐疑的八极门弟子们,恭顺的站到角落去。
 
    “还有你们,之前拿我北琼派的好处,现在翻脸,欺负我陈家子弟很快乐的样子啊?”陈凡转头,目光扫过赵德阳、玄剑道人等人。
 
    “陈真君,不关我们的事,之前只是一个误会...”赵德阳等人吓得腿都软了,拼命摇头。但他的孙子赵明空,此时却站起来高喊:
 
    “陈凡,你嚣张什么,别以为占着什么北琼派,就能在我江北撒野...”
 
    赵明空此言一出,赵德阳脸色刷的就白了,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,心中拼命狂吼,真恨不得把那个孙子生下来就掐死。
 
    “是吗?”
 
    陈凡淡淡一笑,只是手掌一抓,就凌空将赵明空吸到掌中:“我之前说过,看在姜菲菲的面子上饶你们三次,如果再犯,直接一掌拍死的吧。”
 
    说完。
 
    不管赵明空面色惊骇怎么挣扎,无铸劲力一吐,当着诸多宾客,乃至无数网络前的观众面,把赵明空当场震成一团血雾。
 
    然后再长袖一挥:
 
    “下辈子,别来招惹我北琼派。”
 
    砰砰砰!
 
    六七团血雾,当场爆炸开来,赵德阳、玄剑道人等几位向陈夭夭出手的神境强者,直接被陈凡一袖轰杀。他们一身苦修多年的神境修为,在陈凡一袖面前,根本连阻拦一秒乃至半秒的资格都没有,就仿佛被碾死一堆蚂蚁般,轻松碾灭。
 
    那一刻,全场静寂无声。
 
   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尤其是姜菲菲、吕洋、小萱等人,不敢相信陈凡如此肆无忌惮,当着直播的网络媒体和电视台的面,就这样悍然杀人。
 
    要知道。
 
    哪怕是神境修士,围攻陈夭夭的时候,也只是想擒下她,不敢真正下杀手。毕竟这个地球,终究有国家和法律存在。他们虽是修炼者,高高在上,但头顶依旧有昆仑、叶南天等金丹修士镇压着,真敢放肆,昆仑绝不会轻饶他们。甚至连太阳宫、太初寺等也会出手。
 
    但陈凡却一丝顾忌都没有,就仿佛从洪荒世界走出的野人般,杀伐果断,自在由心。
 
    只有一些知道陈凡当年事迹的,才会露出一脸苦笑:
 
    “这还是当年那个手段凶残,睚眦必报的陈北玄啊!”
 
    而这时。
 
    陈凡已经一只手牵着陈夭夭,拉着懵懵懂懂的小女孩,在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下,一步步的登上高台,走向楚天啸。
 
    “噗通。”
 
    楚天啸直接跪在地上,对着陈凡连连叩首,满头白发披散,一脸惊恐道:“陈真君饶命、陈真君饶命,之前的事情,我一概不知,一概不知啊。全部是听他们说的,我是被蒙骗的!”
 
    他见陈凡脚步不停,最后更咬牙道:“陈真君,我侄子是楚明辉,当年你的学员,如今的苍龙少将。你不能杀我...”
 
    楚天啸话音还没说完。
 
    陈凡已经一指点下,一道金光凭空射出,直接洞穿了楚天啸的头颅,将他当场凌空镇杀,连体内的神魂,都一指摧毁。
 
    此刻,杀了楚天啸后,陈凡脚步丝毫未停,依旧登台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,这里终究是江北盛会,有无数人在直播平台上观看着,你莫非真要大开杀戒不成?”终于有先天强者,忍不住叫道。
 
    陈凡理都未理会。
 
    他当年当着地球数十亿众生的面,杀入美国,杀的人头滚滚,血流成河,死伤百万。又有谁敢对他说一句?到了陈凡这个境界,生死顺逆由心,哪还在乎什么物议?
 
    陈凡低头,满脸笑容看向陈夭夭:
 
    “小夭夭,告诉叔叔,还有谁乘着你秀姨伤病时,欺负你们的?”
 
    陈夭夭小脸一阵犹豫,对这个突然冒出来自称叔叔的家伙,很是狐疑,但少女本能感应到陈凡身上的那股亲切的气息,那是血脉和功法的共鸣,最终点头,一根白嫩玉葱般的手指,指向高坐台上的几个江北高层。
 
    “他、他、他,还有他。对了,最后派杀手的,是吕家的人。”
 
    被陈夭夭指到的江北高层,无不色变。尤其是最后一位,陈夭夭更指向江南吕家的吕老太爷,吕洋的嫡亲太爷爷。
 
    “陈真君赎罪。”
 
    “陈真君饶命。”
 
    “陈北玄,你不能杀我...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